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喋血天仙会
喋血天仙会
当林玉萧得知她被玉女书院派去铲除天仙传媒的大首脑柳逸菲的绝密
任务时,
「这回完了!」她很明白这几乎是学院交给她的最后一项任务了。
  在完成上一单艰巨刺杀任务后,她已快将顺利完成女校毕业考核,凭着玉女
书院这块金字招牌下出来的优秀毕业生和凭着她的才华和实力,一定会在这个美
丽的城市里有无数一展抱负的机会,可这次她要对付的是天仙会的大首脑,这件
不可能的任务就如同向兜头泼来的一盆冰水,几乎完全浇灭她的热情。
  玉萧有些忐忑不安不安地坐在柔软的席梦丝床上,听着从琉金水龙头传来哗
哗的水声,脑子里不断胡思乱想。她想象着这两年来,玉女书院的毕业生们有一
个全新的考核,就是将手中的利剑刺入一个个天仙会美少女身体,只有这样才能
顺利完成毕业前的最后考核,就如同毕业论文的作用,而她则是玉女书院建校以
来最最难得的高材生,但她一想到柳逸菲这个名字,便炙炎着她的神经。第六感
告诉她,她将是柳逸菲的下一个牺牲品,因为最近两年来,已经有数十名派去刺
杀柳逸菲的玉女书院的玉女们都人间蒸发,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一时之间玉萧
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至于为什么要铲除天仙会这个以天仙传媒为掩饰对象的秘密组织呢,玉萧从
来就所知不多而且也不太去关心,她只知道学校交下的任务就要得无条件去完成,
完成得越好,学校对她的考评将越高,把她推荐向社会,她将来从业的金饭碗成
色也就越高。给她下命令的高层是这样交待的,说这几年来天仙会打着「天仙传
媒」的旗号在滨海地区迅速发展,特色业务扩展很快,已经逐渐蚕食了原来属于
玉女书院的董事会的在滨海地区发展的许多既得利益,而商业上的手段已不足以
对天仙传媒的迅速发展构成任何的一丝威胁时,高层只有出动了非常手段,即对
天仙会在这个地区的天仙传媒的核心首脑组织刺杀行动,如果再不成功的话,玉
女书院的幕后支持者必将丧失在滨海地区的一切经济利益,而结果只有一个,只
能放弃在滨海地区的发展,最终也会停办玉女书院。
  目光落到离玉萧窗台视野不远处草坪上亭亭玉立的一对书院学妹。从年龄与
服饰判断,她们应该还是大二学生。年大的脸上略带稚气,她指着前方的高楼,
喋喋不休说着话,手臂不停舞动,似在描绘美丽如画的前景,说到激动时,更眉
飞色舞,喜不胜已,好似只要再向前跨出一步,梦想就将握在手中。那年小的则
一脸喜悦憧憬。
  年轻人总是那么喜欢幻想与冲动,还在象牙塔里的她们是不会明白这个社会
的复杂与黑暗,她们还完全没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当年的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当我第一次踏上这个书院,来到千百次在梦中见过的美女云集之地,张开双
臂大声欢呼,这一刻多少理想梦想,多少宏图大志愿在我心中涌动,我的激动、
兴奋难以用语言表达,我陶醉在这美丽的书院之中。现在,梦早已破灭。虽然我
觉得那对涉世未深的学妹编织的梦想有些好笑,但突然之间,我觉得有些羡慕她
们。我一直相信,涉世未深的少女是最快乐的,这份情怀直至今天我还固执地认
为不是用钱能买到。
                 二
  清脆的上楼声响起,天仙传媒公司的电动玻璃感应门悄然而开。「我是应约
来面试的,项目部副经理一职。」只有把自己打扮成刚毕业来面试的清纯女学生
的样子,才能瞒过天仙会众高手而进入她的核心地带——滨海地区总裁柳逸菲的
办公室。最近半年来,所有进入天仙传媒这个公司,其实是一个地下组织的副经
理职位以上的高级成员都要经过区域总裁柳逸菲的亲自筛选,可能她对她身边的
每一位核心成员都要求尽可能的使自己满意。而装扮成应试学生的模样来面试,
则是暗藏在天仙会的玉女书院的内应提供的方法,而玉萧即将毕业则成为不二人
选,至于这名内应是谁,玉萧也不清楚,但组织提示过她,内应将在关键时候会
给予她必要的帮助。
  今天玉萧乌黑的长发卷曲着,如同闪光般耀眼,她穿着一件红色条纹的真皮
外衣,将那对足以自傲的玉乳裹得更加美丽,下身一条黑色皮制超短裙,紧绷着
丰满的肥臀。在皮衣里面贴身穿了一件粉色衬衫,系了一条紫色暗花真丝领带。
脚穿一双黑色皮靴,蕾丝绸质粉色手套。玉萧对她今天这身打扮很满意,至少像
极一个学院派高材生的衣着品味,大方却不失少女的俏丽。
  接待台后站着一位年约十八九岁的青春美少女,上身一件笔直的雪白色衬衣,
亮银色超短裙,亮银色皮靴,亮银色皮带,亮银色领带,戴着通话耳机。脸清纯
的没有一丝杂质,皮肤白得象牛奶一样,真是肤如凝脂。玉萧微笑着,下意识地
低头看看美少女挺拔的乳峰,平坦的小腹,纤美的身姿,老实说,这位美少女对
自己如此健美的体态,应该是十分满意的。这位胸牌写着「秦梦衣」的女孩子,
淡紫色的眼影与桃色的口红晚增几分迷人的风韵。她双眉紧锁,极度地不屑吐出
两字:「FOLLOWME。」
  玉萧一阵莫名的生气,「自己怎么说也是位高材生,而且是来应骋项目部副
经理这么高的职位,什么大集团作风!」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这是一个好的机
会,如原先计划一样,只要我跟她进入柳逸菲的总裁办公室然后对柳发动出其不
意的攻击,应该是有一定的胜算的,而关键是抓住什么时机来选择出手。玉萧有
一定的武功底子,特别是一柄贴身短剑被她使得出神入化,她看得出这名穿雪白
衬衣、亮银色超短裙的美少女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她的对手,特别是她那种傲气
将会令她致命。但奇怪的是,这名少女居然帮她通报都不用而且没多问几句就让
她跟着来,难道是她的姿质太高而无需太多烦琐的面试环节,绝对不可能!那理
由只有一个,就是那名书院派到天仙会去的内应已经帮她打通了一切关系,她可
直接去见柳逸菲,由她亲自面试。但那名内应到底是谁,以她在玉女书院的资深
经历,她也无从得知,只知她会在关键时候会给予她适当的帮助,但其余要做的
一切工作,则只能靠她自己单独去完成了!
  她们步入一条豪华的大理石走廊,两边有十几道门,盆景绿意点缀,陈列墙
壁两边尽是当代写真派大家的美女图。图中的美女们玉体横呈、体态万千,但玉
萧觉得她们却比不上前面的秦梦衣三分风采。
  长廊的尽头转弯处,她们经过一个玉石喷水水池,旁边有一个竹木凉椅,上
面坐着一个绝色佳人,年约二十,淡紫色吊带连衣裙,里面一件淡红色衬衫打底,
系着一条鲜红色花纹真丝领带,吊带装下摆刚刚遮住大腿根部,脚穿一双紫红色
高跟鞋,正捧着一本书在阅读,挺胸收腹,腰间一条细细的粉紫色腰带,把那平
坦的腹部和仅可盈握的纤腰衬得令人呼吸加速。听见玉萧二人经过,她好奇地抬
头打晾了玉萧一眼,玉萧身上的气质可能比她手上的那本书更值得拜读。她友好
地对玉萧点了点头,玉萧看见她胸前也有一个胸牌,写着「刘绮薇」。
  刘绮薇显然比秦梦衣和气得多,她长得很清秀,大眼睛神采飞扬,微微眨眼,
空气中仿佛都荡漾着说不清的粉红色,世上的任何男人都会拜倒在她的这个媚眼
下,为之死而无憾。虽然不够梦衣1米73的身材,但却更加匀称,姿质更胜七
分。
  「我是来面试的」玉萧说。
  「哦,柳总办公室就在走廊尽头,梦衣会带您进去的!」绮薇回答她说。
  「谢谢!」玉萧对她笑了笑,继续跟在梦衣身后走。
  真想不到很快就能见到那传说中的柳逸菲,玉萧不由一阵紧张,感到后心有
一阵凉凉的。玉萧本来见到绮薇那笑容后放松的神情不由又紧绷了起来:「不对!」
  「是杀气!」一种莫名的直觉让玉萧飞快地转身,正看到穿一名着浅黄色笔
挺衬衫,橙红色丝质领带,外穿合体鹅黄色西装背心套裙的女孩用力的一刀向她
背心刺过来。「怎么有人跟在我后面这么久都没发觉?!」
  玉萧急急地避开黄衣女子手中的匕首。那名黄衣女子好象很惊奇玉萧能避开
她的一刀。这时,一旁坐着的绮薇突然发话了:「小雨,干掉她,她又是玉女书
院派来的女杀手!」
  梦衣也抽出一把尖利的匕首,回过头来,怒视着玉萧。而绮薇则不急不慢地
拿出柄短剑,甚至还未出鞘,却抛下一句:「这叫瓮中捉鳖。」
  「不好,身份败露了!!!」玉萧大惊失色,但搏斗已由不得她多想开始了!
  那名鹅黄色西装背心套裙的女孩叫何诗雨,年约十八九,面如桃花,套裙恰
到好处地包裹着她傲人的身材,平坦的腹部,盈握的纤腰衬得令人呼吸加速。诗
雨见一击不中,左手顺手把领带尾先直直地插进了腹前的套裙里,举起匕首又往
玉萧刺来,她的匕首这回是选择直刺玉萧紧绷的腹部。玉萧外罩红色条纹的真皮
外衣,把白里透红的肌肤,坚挺娇翘的双峰,细细的腰肢和修长的美腿完完全全
显露出来,这柄雪亮的匕首很有把握地像要把玉萧的柔弱的腹部刺穿,想到这点,
在场的三名天仙会美少女都露出得意的神情。「三女合手,从未失手!」梦衣和
绮薇先让诗雨出手,而她们打算从旁协助,那数十名玉女书院前期派去的女刺客
就是这样被她们三个驾轻就熟地干掉的,连柳逸菲的面都没见过。
  可正当其时,玉萧不知从哪掏出柄雪亮的短剑,娇叱一声迅速出鞘,猛地捅
进那浅黄色衬衣少女的腹部,然后再从容地避开自己腹部的那致命一击,后发先
至,动作迅速敏捷,准确有力。「嗤」地一声轻响,利剑锐利的刀尖悄无声息的
划开了何诗雨别在腹前的橙红色丝质领带、又刺破了质感好的浅黄色衬衫,最后
「噗」一声刺入了诗雨的肚脐之中。
  何诗雨桃花似的脸色变得煞白,额上香汗淋漓,嘴唇则变得乌青。「呵」诗
雨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慢慢低下头,不敢置信地望着捅进自己肚腹的,是一
柄雪亮的短剑,诗雨后退一步,从那樱桃小嘴中溢出一丝轻声的呻吟,她秀眉微
蹙,美丽的面容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痛楚,她感到腹部一阵难以名状的剧痛,她左
手紧紧按住腹部前的领带尾,鲜血打那里渗出。
  玉萧也随之跟进一步,把短剑用力地继续往诗雨的腹部深处刺去,诗雨顿时
感到玉萧一只有力的手在拼命揉压着她的肚腹,使她透不过气来,一种只有男友
拥抱她时才能感受到的强烈冲动,在冲击着她的下体,使她感到热乎乎,软绵绵
的。玉萧娇好的面容变得说不出的冷酷:「我这次来,就是要刺穿你美丽的腹部
的!」说着她猛地将短剑向诗雨腹部更深处挺进!锋利的短剑完全没入少女的肚
皮,诗雨无力地呜咽着,扭动纤细的腰肢,穿着高跟鞋的大腿乱蹬了几下,身子
猛地一挺,就瘫软地靠在墙壁。
  「这么性感的尤物被刺腹,真的有些可惜呀」,玉萧是这样想的,但短剑却
在诗雨腹部拉扯着,牵动着她细嫩的肚皮出出入入,诗雨还在不甘心地踢蹬着大
腿,来回扭动肥美的臀部挣扎着。诗雨只觉自己那柔嫩的肚腹中一道冰凉飞快地
钻进钻出,在她肥美的肠子中穿过,一缕缕热血兀自从伤口往外涌,带起一种奇
异的感觉,她感到她的内裤有一丝湿润于是竭力想收住膀胱不至于失禁,然后长
长的秀丽的睫毛之下滴下了一颗晶莹的泪珠。这时诗雨笔直的衬衫腹前已是一片
殷红,橙红色丝质领带尾端也分不出是红色还是橙色。诗雨是那样甜蜜地呻吟着,
丝毫不知道玉萧的利剑突然拨出又悄然举起。
  玉萧突然插出短剑,锐风呼啸,猛地又刺入了诗雨那那露在裙外的肉色半透
明蕾丝内裤。
  「啊!」诗雨痛呼一声,只见一朵血花在她的小腹中心慢慢的绽放,她怎么
也忍不住了,大腿深处猛的抽动了一下,膀胱口一松,一股热血「噗」地从她的
肉感柔软的阴道口喷出,把她雪白修长的美腿溅得一片殷红。重伤的少女晃了一
晃,美丽的眼睛中,还带着无限的不甘,然后痛苦地弯下腰肢,重重地栽倒在地。
鲜血如细泉一般从她平坦的腹部和处女地的下体涌出,瞬间在花岗岩地板上汇成
了一汪血泊。
  玉萧满意地收回短剑,然后看着呆立在两边的梦衣和绮薇。
  梦衣和绮薇作梦也想不到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姐妹诗雨一出手反而被玉萧洞
穿玉腹,而且连处女地也被刺穿,看她们惊慌的神情显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情。她们看着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诗雨,左手捂住肚腹,右手却掩住受重创的阴阜,
短剑是从这里刺进去的,直抵少女的发育良好的子宫!
  诗雨那美丽的肉体在地上痉挛着,欢快地踢蹬着,一挺一挺地挣扎着,一波
波奇异的感觉,让诗雨的性情发生美妙的改变,她羞红了双颊,脸蛋红扑扑的,
已经快要滴出水来,这个美少女马上就要达到高潮了,终于发出了销魂的呻吟,
身子乱颤,然后是全身一紧,身体在地上弯成一个前弓型,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性欲的兴奋和阴部被戳刺的疼痛使诗雨胸脯有力地一张一缩,流淌的汗水夹杂着
鲜血让她的身上淋漓的发着光,大颗汗珠从娇嫩的脸庞上滚了下来,那对消魂的
双乳此刻正有力地起伏着,像要绷破那件浅黄色的衬衫,她僵直了几秒种,从她
蕾丝内裤的里面最后又射出一枝血箭,就迅速瘫软了,再也没有动弹。一阵轻微
的滴答声响起,可怜的诗雨临死的时候失禁了,淡黄色的尿液从她的裆部洒出来,
滴在了地板上。
  「贱人拿命来!」刘绮薇怒咤一声也接着发难了。
  绮薇的短剑业已出鞘,银光一闪,扫向玉萧的小腹。玉萧闻风急急闪过,但
这次闪得比上次显得有点狼狈,这时候秦梦衣也举起匕首往玉萧刺来,她们知道
只有联手一搏,才有机会机会制玉萧于死地,如果单打独斗,她们当中任何一人
都不能轻易言胜。
  绮薇她拥有一头乌黑亮丽秀发,清纯至极的脸孔,一双慧黠灵活的大眼及红
润娇嫩的樱唇,有美丽性感的小腹好似仙女般。而梦衣是那种冷艳与冰霜的美的
极致。她的美是似水般的纯净似水般的柔和。她的一头乌黑的长发柔顺地垂在腰
季;修身笔直的雪白色衬衣更衬出纤细的身段,一条亮银色领带随意地扎着,亮
银色超短裙则束住衬衫的下摆,更衬出她洁白纤细的小腹。如丝的长发被吹起,
衣衫抖动,亮银色领带随着秀发扬起,又随着风止而落下。随着那长长的青丝落
在她纤细的腰身上,和她雪白衬衫包裹的秀致的胸脯前。虽然不如绮薇那么妩媚
迷人,但她一身白衣,亮银和雪白相辉映,使她更像是冰山上的一朵雪莲。
  梦衣白衣飘飞,如凌波仙子,说不出的美妙好看,只是手中那柄匕首,却是
带着透骨的冰冷,直刺林玉萧腰腹要害!玉萧用剑急急格开梦衣的来势,然后用
银皮剑鞘快捷地向后一击!
  绮薇一剑刺空,正准备再发一剑,动作流畅至极。玉萧已将半个后背露给了
对方。绮薇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手中的利剑狠狠地向玉萧的后背扎下!然而,
那把剑鞘却从一个她没想到的角度,「呼——」一声来得更快更猛,当绮薇发觉
这一点的时候,她以为必中的一剑已经从玉萧腰际划过。
  绮薇啊地一声哀呼,身子如同虾米一般弓起来,玉萧那一记剑鞘攻势正打中
女人柔嫩的小腹,让她疼得冷汗都冒出来了。绮薇抚腹弯腰收剑「登登登~~」
地向后急退,虽然那一记没有造成外出血,但业已令她的内腑受了重创,她痛得
想要哭出来。
  梦衣虽然此时人单势孤,见绮薇受创更吃一惊,但面上却不露声色,乘机全
力攻击玉萧。玉萧本来就招势已老,一朵娇芳凋落之势已不可避免了。忙乱招架
中,她看到梦衣匕首向自己玉腹刺来,急举剑拦扫,却扫了个空,而胸腹已为梦
衣大开。玉萧突见她脸上掠过一丝狞笑,便见那刀已直奔自己下腹戳来。招架已
然不及,玉萧惊恐地大喊:「我的肚子!啊……」匕首轻快钻入玉萧的下腹中,
令她紧绷的腹部立时如触电,但她还是本能地一把抓住梦衣持匕首的手腕。
  玉萧急急扫了一眼自己的小腹,只见匕首虽然扎了进去,但衬衣却没渗出半
丝鲜血,「哦,我明白了!」,原来是自己身穿的黑色皮制超短裙上所系的那条
皮带的皮带扣刚好抵住了那要命的匕首尖端,使匕首不能再向前刺多一寸。
  「幸好没事!」
  机不可失,玉萧一挺雪亮的短剑,明晃晃的剑尖认定梦衣毫无摭拦的腹腔迅
疾刺到。梦衣就觉玉腹「嘭」然一震,剧痛在肚脐处炸开来。她大叫一声,双臂
软了下来。
  梦衣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整个人完全静止,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望
着眼前,「啊~~~」梦衣发出了凄婉的哀呼,身子凌空让她无法后退躲避,而
手腕被玉萧捏住,而短剑恰好在她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瞬间刺到,于是这一次
刺腹的攻击完全成功。锋利的剑尖径直捅进了这名白衣少女腹腔中间,擦着飘动
的亮银色领带,刺入被紧身超短裙绷得紧紧的贴身衬衣!着实是因为玉萧的剑太
快了。拌着她的一声销魂的尖叫她的肚腹喷出一股血雾。玉萧的短剑贯入她的肚
脐。冷艳一生的她也许从未想到自己会发出这种声音。
  「啊~~~」她雪白的衬衣被短剑刺裂了开来,伴随着那牵动多少人梦的纤
腰向四周渗出无数条细小的血箭,她下意识地去用手向下摸索,想捂住自己已经
被一剑捅穿的肚子上的洞,但就在她细腻的双手摸索到自己粉嫩的肚脐时,她发
出了第二声惨叫,比第一声更尖,更痛,这回拌着的是噗哧一声。玉萧放开她的
手腕,然后顺势拨出了刺在她肚脐上的短剑。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腹部,她还不想死。她的腹部那么柔软,她的身体那么细
腻,她的容貌那么娟秀,她的长发有如丝缎……她挺拔着她血雾环绕的玉体,一
手痉挛地想抓住玉萧的肩头,一手依然捂着自己曼妙的嫩腹。玉萧扶住她轻盈的
腰身,看看这位美少女挺拔的乳峰,平坦的小腹,然后目光移向梦衣那胡乱踢蹬
着大腿而张开的裆部,那被银白色半透明蕾丝内裤紧绷着的鼓鼓的肥大阴阜,缓
缓抬起手中闪亮的利剑,摆出了个即将刺进的姿式……
  「不要啊!求求你!」绮薇哀求道。
  玉萧勉强忍住才没有将利剑刺下,抬头正看到绮薇痛苦地抬头望着自己,她
顿住手腕,生气地道:「你干什么?」
  「请您高抬贵手,她就快不行了,就放过她吧!您的目标并不是她啊!」绮
薇又哀求道,她并不想自己的最后这名拍档也像诗雨那样,身受双重痛击,特别
是那女性那最私隐的部位。
  玉萧手松开梦衣的腰际,任由她向一旁倒下,然后缓步走到绮薇身边,半蹲
下身,目光柔和地看着她,「我就爱这样!」突然爆发性地用剑柄对着绮薇的小
腹又来了一痛击。
  这一重击让绮薇如同折断的芦苇般弓下身子来,栽倒在地连双腿都哆嗦起来,
可怜这一位超凡脱俗,清丽可人的紫衣丽人,眨眼间变做雨后残花,辗转反侧,
哀呼连连。绮薇一双媚眼中流出了几滴晶莹泪珠,如梨花带雨,挣扎着叫道:
「姓林的,打人小腹都有的!」可怜绮薇虽是天仙会的个中高手、女中上将,也
禁不起小腹要害被接连痛击,樱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发出一声令人撕心裂肺的尖
声惨叫「啊…………!!!」
  好痛的一击!这一击足以令绮薇完全失去最后的一丝还手能力。
  「绮薇姐,不要求她!」秦梦衣娇呼一声。
  只见秦梦衣面泛桃花,双目含情,清丽秋波,实在是说不出的秀美绝伦,她
躺在离柳逸菲办公室还有十几米的走廊地上那里,是那么的柔弱,美丽,性感。
她美丽的腹部起伏着,忍受着极大痛苦使她显得更性感美丽。梦衣突然捡起了自
己掉落在地上的匕首,猛然挺起小腹,双手握着匕首,顶在了束腹超短裙下摆刚
刚遮住自己丰腴的小腹之下。晶莹的刀尖在灯光的反射下如同一粒最璀璨的明珠,
发出让人迷醉的光芒,缓缓地下移,抵住了她肥美的阴阜。突然,「嗤——-」
的一声,双手握住匕首,一紧,用力向下一捅!把手上的利匕刺进了自己的阴部。
「噗」地一声轻响,锋利的匕首一下子戳进她温暖柔软的阴道中,那一粒闪亮的
明珠一头钻进了她的私处,消失在雪白的肌肤中。她天仙般美丽的脸庞上闪过一
抹幸福的微笑。
  梦衣躬着身,痛不可支,鲜血从腹下臀间顺腿泊泊而下,注满亮银色的皮靴。
她扭着腰肢,想试图站起。
  「嗯呀……」梦衣轻吟着,娇然怜人。
  突然这位白衣少女那苗条的身体在空中猛然绷直,女性最神秘的下体遭到无
情贯穿,让她天仙般的美妙容颜,布满了痛苦的哀怨。她想站起来,却只能让匕
首更加深入她的下体,直捅进她小巧玲珑的子宫里面去。白衣少女再也无法飘然
地玉立起来了,她弯下纤细的腰肢,双手捂住两腿之间,她感到麻痹和疼痛,同
时感觉到匕首还没有完全的刺进子宫,于是握匕首的右手猛的用力,扑哧,刀尖
再次刺了进去,肥美快要滴水的阴阜包裹着寒光闪闪的匕首,穿过紧绷的阴道,
捅破子宫壁,一直刺入梦衣那小巧玲珑的子宫中!没入子宫后,刀尖刺到子宫上
的那种锐利,让人麻痹的疼痛在小腹里扩展开来,她又转动刺进去的刀身,鲜血
如泉水一般渗了出来。
  秦梦衣可以感觉到匕首清冷的刀头在自己的子宫中依然散发出一丝丝的寒气,
让自己的子宫一阵阵抽痛,一阵阵收紧。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她不
禁地并拢了丰满的双腿,缓缓来回地用大腿摩擦着匕首柄,她感到小腹中酥酥麻
麻地,梦衣突然很想要扭动自己丰满挺翘的臀部,享受一下这种奇妙的快感。
  看着这么一位绝色的美女在自己面前用手中的匕首捅进美丽的阴部,强烈的
视觉刺激让玉萧不由自主地来了反应,她感觉自己的小腹已经硬了。再看看旁边
的绮薇的脸,和她一样,都出现那种奇妙地的未嗔薄怒的表情,玉萧脸上火辣辣
地烧起来。
  梦衣轻轻地扭动着动人的娇躯,任凭一波波奇异的快美涌遍全身。她暗咬银
牙,双手再次猛一用力,将匕首更深地戳进阴道中,匕首穿破她的子宫,在她温
柔的小腹中再次前进,直达盆骨,刀尖顶上骨骼的猛然刺痛让她全身发出一串动
人地抽搐。全身的力气仿佛都在这一阵痉挛中消失了,梦衣玉齿紧咬,将最后的
力量凝聚在双手上,向上一捅,匕首刺穿了女性身体中最后的障碍,从她后腰探
出一小截的刀尖!
  梦衣发出低低的娇柔的哀呼,她那美丽的大腿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双
脚一软,跪倒在地上,上身前倾,双手放开匕首柄按住地面,努力支撑着不倒下
去。寒冷的匕首仿佛一根细长的冰锥般横贯她那娇柔的胴体,丝丝的寒气不断刺
激着她火热的身子,那种奇妙的快感就在这一冷一热的交互流转下一波一波涌向
全身,梦衣忍不住再次扭动起那迷人的臀部,来抵受奇异的快美感觉。梦衣她努
力集中精力,再次挺起上身,身体的挪动带着捅进小腹的匕首的移动,丝丝地糅
合着痛苦和快美的感觉更强烈地传来,几乎让她再次沉醉在快感的享受中。她艰
难地挺直身子,柔美的长发此时披散开来,有几缕搭在脸蛋上,衬托得染上了嫣
红的绝美面容更是艳丽无边,此时此刻,她依然低低地微笑着,她再次将双手扶
上匕首柄,最后一次用力捅进去!匕首毫无阻碍地继续滑进她的小腹中,再从她
的后腰穿出来。她一直刺下去,直至剑柄顶上了自己柔软的阴阜!当灼热的鲜血
顺着完全没入梦衣小腹的匕首残留在体外的剑柄流到梦衣的大腿再滴答滴答的浇
在地上时,现场散发出一阵浓浓的血腥味。
  玉萧、绮薇举目望去,眼前的情景变的更加凄美艳丽。梦衣那柔软的阴阜被
自己刺得向两边裂开,从那裂口处,可以看见鲜血和爱液喷涌出来,爱液缠绕着
刀身,不断的和着鲜血流下来,把她洁白无双的衬衫、亮银色领带下摆、束腹超
短裙都染成了深红色。旁边观看的绮薇也到了忘记自我的境界,自己使劲的按压
着自己的小腹,象刺腹一样紧紧的握着拳头捶击着小腹,在自己的小腹上一下一
下的捶打着,难过的弯着腰,流着眼泪。在绮薇贴身束腹吊带裙下面的阴唇已经
开始裂开湿润了。就象被爱人爱抚的时候那样张开,湿润着。啊,啊……这,这
样的刺腹……让……让我,好兴奋……绮薇在小腹被痛击的剧痛中,能感到自己
肚腹深处的肠子在剧烈的搏动着,抽搐着。她痛苦的摆动着腰,居然是这样想的
:「梦衣是勇敢的,也是幸福的!」
  突然她被一把拎起,玉萧用短剑的尖利对着她的玉腹:「要不要也享受一下?」
剑尖指着她的粉紫色腰带中端,居然已刺进少少,这一下子的刺激令绮薇下体的
膀胱收缩了一下,她下意识去忍住那股尿意,但玉萧又把短剑刺进少少,这回可
是真的见红了!尿意越来越强烈,「啊,不要刺!求求你不要!我真的忍不住了!」
  「好,你带我去见你们柳总!快走!」玉萧一手挽住刘绮薇的细腰,但一手
仍然执着短剑,而剑尖仍然对准绮薇的肚脐部位,这样她们缓慢地走到一扇雕花
大门前,才二十来米的距离,已令绮薇折磨得死去活来,腹部的疼痛还是小事,
最难忍的是从膀胱里传过来的阵阵尿意,她拼命地压制着令尿液不要流出来,一
时间她被憋得阴蒂充血。
  林玉萧一向心理素质过硬,这是最最重要的,心理第一,功夫第二。再加上
她做事有条理,极其谨慎,从来没出过差错。走到大门前,是「总裁室」了,她
在门口旁站了几秒,没有监视器。虽说如此,她还是心里一阵发寒,将要见到柳
逸菲了,不知自己有几成的把握,她的手下虽然不强不难对付,但她本人呢?
                 三
  玉萧叫绮薇敲门,门开了,大门很快就打开了一道缝,有一名扎着粉色头箍
的美少女伸出头来,她长得很清纯,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大眼睛闪亮着。她的
确是个小美人。在玉萧杀过的女人中,没有一个是这样精致的容貌。她将大门向
两边敞开一些,整个人站在了门前。
  现在可以完全看到这位美少女的全身了,纯洁天真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她
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衣,红紫色格子间花超短裙,下摆刚刚遮住大腿根部,一双修
长结实的大腿上套着闪亮的连裤丝袜,脚下是一双软底长靴。头发不太长,只到
肩膀,亮得可以照出玉萧的影子,一条束腹真丝皮带紧紧勾勒出玲珑的曲线,乳
房发育得刚刚好,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非常挺拔,充满青春活力的成熟的胸部,
很容易吸引人的目光。从紫红色的短裙上可以窥出她结实的大腿,和同样精巧而
把短裙绷的紧紧的又圆又翘的臀部,组成了紧凑,写意的女性特征。腰又长又细,
因为她个子挺高,所以细长的腰显得相当柔韧,似乎可以柔软地折到任何角度。
她望了一眼玉萧抵在绮薇腹前的利剑,又向玉萧的脸孔望了望,用惊恐的声音问
道:「薇姐姐,发生什么事情啦?」
  「婷婷,她是杀手,是特来刺杀你的姐姐柳总的,我们狙击她的三位姐妹只
剩下我一人了!」绮薇用力地喊叫道。
  「啊——不要过来!」玉萧放开一旁软弱无力的绮薇,想用手拉婷婷的手臂,
但是徒劳无用。婷婷双手抱紧,护住胸前,她等于把自己的心脏和脖子都护住了。
玉萧忍不住看了几眼婷婷象小山丘一样,很有弹性而且坚挺的乳房由于她手臂用
力而紧紧地贴在胸部,小巧的乳头若隐若现地在粉色衬衫里凸了起来。
  玉萧叹了一口气,本来想把她拉开一边,现在只能采取比较残暴的方法了。
  玉萧用短剑瞄准她的肚子,一剑迅速捅了下去。偏了……可惜。本来想扎她
的肝脏,可惜她后退了一步,扎到了她肚脐上方。婷婷受伤闷闷地从喉咙深出发
出「呃——」的声音。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利剑拔出来的时候很快,所以出血很少,皮肤沿着剑锋面由于摩擦力瞬间拉
出来了一下,又马上跟橡皮一样收了回去。扎的位置玉萧看有点靠近大肠,这一
剑不算深,但是估计也把她大肠子给刺了一下,至于刺没刺破,就不知道了……
  这一剑,刚好扎到特别柔软的部位。婷婷的眼睛痛苦地盯着自己的腹部。她
喘气喘地厉害,紧绷的腹部上被深深地刺了一下,但她的胸脯好象无视伤口的存
在,依然剧烈起伏着,每呼吸一下,就从细缝里偶尔露一两滴鲜艳的血珠,点缀
在因为粗暴的刺杀而破裂的表皮上。
  婷婷的右手就紧紧贴在她在肚脐上面。身体也开始阵阵的抽搐,两条白嫩的
大腿抖得跟筛子一样。沉闷的咕噜咕噜的声音从她的腹腔里传出来,很有节奏。
她已经张开了嘴,微微咳嗽和呕吐,一股血沫从她的舌跟弥漫到牙齿。婷婷用右
脚向前迈进半步,死死地撑住地面,保持这个姿势休息了几秒种,恢复一下体力。
她试图捂住自己的腹部想不让血再往外冒。但还是象拉肚子一样微微弯着腰,然
后靠着门前的墙壁向下滑落。这个漂亮的女孩紧紧闭着双眼,小嘴唇微微地颤动
着,从那皱起的秀眉和战栗着的娇躯,可以看出她正忍受着一波波的奇异的痛苦。
然后发出一串不知是痛苦还是快美的呻吟,她扭曲着,痉挛着,作出很多撩人的
动作,但是动作越来越微弱,这个纯洁天真的女孩快将结束自己花朵般美丽的少
女生命。
  玉萧站在门口,情不自禁欣赏着旁边躺在地上的两个美女,一个是那么的性
感撩人,一个是那么的青春动人,都是我见犹怜的女孩呀。
  几乎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玉萧感觉仿佛一条毒蛇正发动那
致命的一吻,一股冰冷的寒气从正朝着她的胸腹部位钻来,尽管她已经及时反应
后退,随着一串飞扬的血珠,清脆的「噗哧」声和玉萧「哎哟」的娇吟声,柳眉
紧皱,玉体轻颤,她原本健康红润的脸色变的有些苍白,额上香汗冒出,樱桃小
口半开半合,娇喘吁吁的,别有一番柔弱的风韵,甚是惹人怜爱。
  一柄尖利的飞刀先刺穿她的紫色暗花真丝领带下摆,力道之猛居然穿过了腰
束的皮带,直直地刺入她的粉色衬衫贴身束腹的肚腹眼部位。「啊!——想不到
我居然也被刺腹了!」
  「这柄可恨的飞刀怎么能够把我那完美的腹部都给刺穿了!」由于压力的缘
故,刺入的飞刀令她的肚子开始呻吟了起来。
  玉萧那戴着蕾丝绸质粉色手套的左手对着小腹慢慢地压下去,而后缓缓向上
用力推挤,刀口处便冒出几串红红的微小气泡。玉萧的小腹此时显得异常柔软,
仿佛那里面饱含着少女无限的柔情。一股难以名状的快感从她的掌下传遍她的全
身。她一遍一遍地反复挤压,尽情享受着那种让人心醉的舒爽。然后玉手下探,
摸向自己的膀胱的位置,轻轻地摁了下去,「啊——好强烈的尿意啊!」
  玉萧在痛苦地发问自己:「我为什么会死?我从来也未曾败过,为什么今天
却……?」
  玉萧娇艳的朱唇痛楚地翕动着张开,成了一个「O」字。一双杏眼呆滞地凝
视着前方的空气,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血浸湿了她的腹部,她的眼睛突然大大
地睁着,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她恐怖地看到一个女人:一个绝美的女人——
柳逸菲!
  柳逸菲二十岁出头,丰满的胸部,修长的大腿,冷艳动人。胸部微挺,露出
雪白长袖衬衫,酱紫色印花真丝领带,衬衫的下摆很修身地束在黑色真皮短裙里,
再配上月白色的丝袜,黑发亮的直筒长靴,真皮小马夹,英姿飒爽而且非常性感,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可以说是所有的年轻男人性幻想的
对象。
  柳逸菲手上还紧握着两柄尖利的飞刀,本来是三柄的,突然又有一把由她手
上发出,趁玉萧不备之际,已飞入了玉萧的美丽的小腹中!
  玉萧抛开手中短剑双手捂着小腹哀号着瘫了下来,然后猛然挺起小腹想挣扎
起来。修长的玉腿也抽搐着。喘息声中,她慢慢趴在了地上,她……她竟然舍得
杀死我?她真是一个蛇蝎美人!玉萧在哀嚎中想着。她的双腿无助地乱蹬著,露
出裙子底下一對保养得完美无缺的雪白玉腿,玉萧发现自己的感觉正在逐渐消失,
全身都软绵绵的,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似的,从脚尖开始,她的身体开始麻痹,
开始不受控制,她突然情不自禁地羞躁地用力蹬了蹬自己的大腿,因为一股强烈
的尿意此时突然涌起,而自己几乎已经没有能力控制住自己的膀胱了,只有尽力
夹紧双腿。玉萧早已微微发红的脸上闪动着一道迷人的嫣红,想到自己的腹部已
插入了两柄利器,连尿都快被逼出来,她的心中就充满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糅合
着羞涩和难过,却又带上了一丝丝的期待!一缕缕低低的哀怨的呻吟从玉萧的红
唇畔溢出,她的身体已经被汗水浸透,透过紧身的皮装,让她那美妙的曲线纤毫
毕露,她的每一次挣扎和踢蹬,每一下痉挛和抽搐,都让她的肉体带起了迷人的
弧线,她的呼吸声越发地粗重。
  柳逸菲突然注意到了林玉萧脸上那一抹特殊的嫣红,随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
事,她也是女人,也非常地明白,女人临死前常常会伴随着失禁。她微笑着,目
视着玉萧居然还能忍住如此浓烈的尿意,虽然忍得是如此艰难,一面尽量收紧自
己的膀胱,一面用力夹住大腿,想要延迟自己失禁的时间。
  就在这时,柳逸菲的第三柄飞刀出手了!这次的目标是玉萧那发育良好的美
丽阴阜。
  「啊————好痛啊!」玉萧痛极娇呼。
  玉萧羞躁地大力一蹬双脚,她那结实丰满的大腿向两边微微张开,同时尿道
口一松,让温暖的液体流泻而出!她粉色蕾丝内裤裆部鼓鼓的位置下一点,先出
现了一个深色斑点,然后湿斑迅速扩大,在她的黑色皮制超短裙的衬托下,显得
格外的耀眼,带着一股诡异的诱惑!
  玉萧的的尿液已一股一股地喷出来,淋湿了贴身的小内裤,浸润了修长性感
的大腿。
  玉萧体会着紧憋的尿液完全畅快地放出的那种舒服的感觉,全身逐渐变得滚
烫,她还是一个青春可人的女孩,一个纯洁无暇的处女,然而在三次刺腹的快感
中,在失禁的淋漓下,她发现自己居然越来越舒服,越来越陶醉,她逐渐达到了
生命中的第一次高潮!
  柳逸菲慢慢踱步,朝着地上受伤的三人走过来,此时她风中飘飞着的长发,
微摆的裙裾,脸上浅浅的微笑,无不给人一种惊艳的晕眩。轻柔的说了一声:
「你要来杀我吗?」
  古人形容好听的声音为「出谷黄莺」般悦耳,这女人的声音一入耳时,可以
令想起了这句话,她的声音带着种好象苏州地区的口音,十分娇媚,但又不是故
意做作出来的那种,话音也是轻轻的,给人一种很柔和的舒适。
  柳逸菲走到玉萧面前,一股淡淡的女孩身上特有的体香,令人意乱情迷。她
伸出洁白纤细的右手,捡起了玉萧掉落地上那柄尖利的短剑,漫不经心地看了看
雪亮的剑锋一眼,然后把剑尖指着玉萧那受了伤仍然紧绷的玉腹,忍不住轻轻笑
了起来,声音动听之极。
  看样子,柳逸菲要对玉萧进行最后的一击,这一击足以令玉萧致命。
  玉萧手捂柔腹,柳眉紧皱,玉体轻颤,紧闭双眼,不去看那摄人心神的剑尖,
甚至把自己的腹部迎向她尖利的剑锋,准备那迎接那最后的一下子!
  突然她听见一声痛呼,睁开眼一看,只见柳逸菲把短剑刺入了刘绮薇的小腹!
  「柳总,你……你这是为什么?!」绮薇销魂地呻吟着。
  「哼!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啊?我早就知道你已经被玉女书院收买了,打入
我公司内部作为刺客的内应,不过之前保护得很好,一直未露出狐狸尾巴。还有
如果不是你在外面的留手,以你们三女联手的功力,怎么可能让这刺客轻易得手
杀了诗雨和梦衣,甚至一直杀入我的办公室,还伤了婷婷?」
  「让你知道做内应的下场是怎样的!」她又转动刺进绮薇身体的剑身,鲜血
如泉水一般渗了出来。
  刘绮薇淡紫色吊带连衣裙的下摆已被鲜血染至通红,那刺腹的巨痛,一下下
的刺激令绮薇下体的膀胱已无法再控制,下意识去忍住的那股尿意此刻一下子全
然涌出来,她终于也失禁了!
  玉萧此时的心在滴血,她在自责:「原来我一直不知道的自己人就是绮薇,
如果我起先不把她伤得这么重的话,她是不会毫无还手之力的!绮薇用的是苦肉
计,但万料不到,最后她自己也败露了,而且……」当她想起她初遇绮薇时所见
到的友好的眼神,玉萧内疚的眼泪滴了下来。
  此时的绮薇,泪水淌满她苍白的面颊,嘴唇微微发抖。小腹的伤口依然尖锐
的痛着。在大理石地面上扭动着自己肥大的臀部,下身已经麻酥酥地不断渗出水
来。
  柳逸菲还不解恨,她轻轻地扶起墙角倒下了的婷婷,「婷婷,快醒醒!姐姐
已经为你报了仇了!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过,你要亲手杀一两个玉女书院的女刺客
么?来,让姐姐来帮你!」逸菲把手中那柄不停滴血的短剑硬生生地塞入婷婷的
小手中,手握着婷婷的手腕,用贝齿咬咬下唇,然后把剑锋对准刘绮薇的阴阜,
「噗哧」一声刺了下去,直抵子宫!
  然后柳逸菲又把婷婷扶到林玉萧身边,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动作……
  此时的婷婷已经气息全无,唯有那身上的粉色衬衫肚脐上面一点点的部位,
鲜血仍在断断续续地涌出。
  柳逸菲此时泪光涌现,她说话的时候,眼泪仍在她腮边,但她眼上的神情,
狠得像一个刚捏死丈夫的女巫,那两颗眼泪,像跟她连一点关系也没有。又轻轻
地叹了一声,轻轻地放开婷婷的手腕,仍由那柄利剑仍握在婷婷手中。柳逸菲突
然又眼波如水,不知变得有多妩媚,将胸前飘逸着的那条美丽的印花真丝领带轻
轻抚平至腹前,然后她那轻盈的娇躯想站起来……
  就在她不知是神伤还是忘形之际,一柄利剑自地下刺出,自下朝上直刺入柳
逸菲的腹中。
  自负的柳美人还以为在场所有的女人已伤重身死因而丝毫没有警觉,直到尖
锐的短剑深深没入她的腹部,她才不敢置信的惊恐瞪大了美目,在惊呼都来不及
之际又被刺了一下阴阜。
  柳逸菲煞地变了脸色,一下子,不知是惊、是疑、是吓、是怨……
  柳逸菲哀呼着,「砰——」桌子被她撞至翻倒。
                 四
  「刷——」地婷婷抽回了剑,迎风一抖,剑锋毕直,在灯光下闪耀着邪恶的
光芒。
  逸菲嘶声捂腹:「婷婷,怎么会是你?你居然杀我——」用左手捂腹,血已
浸透指缝。她痛得满头大汗,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婷婷原来还没死,不但没死,她居然还能挣扎着站了起来,轻轻地望着她的
姐姐,其实这么多人当中,她伤得是最轻,握住那柄滴血的利剑,狞笑道:「好
姐姐,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你知不知道?你是多么的能干和强大,有你在的一
天,我是多么的痛苦和无耐啊?」
  「你怎么这么说我?我是你的姐姐,我的不就是你的么?」柳逸菲用力地捂
住伤处。
  婷婷惨然一笑:「姐姐,我自信我从小到大没有什么不如你的,论相貌、论
才干,论武功,我有什么比不过你的?自从跟你进入天仙传媒发展以来,你的确
是很能干,业务扩展得也很快,就连原来玉女书院的董事会在滨海地区发展的许
多既得利益也被你逐渐蚕食了,真的很不错!」
  「是啊!其中你也出了不少力啊!」柳逸菲已无力反抗,因为她的腰肢一动,
腹内便痛不可当,樱蜃内唏嘘不已,于是讨好似地这么说。
  「不错,我是为你出了不少力,拼了命为天仙传媒打下了在滨海地区的大好
江山,但你却从来都是把我当小孩子看待,而且,有很多东西并不是你想像中的
那么美好!」婷婷恨恨地说。
  「其实林玉萧是玉女书院有史以来最厉害的女杀手,为了提高刺杀成功率,
玉女书院特收买了刘绮薇作为内应协助她来刺杀你,这些情报都是我提供给你的!」
  「是啊,所以我们才将计就计布下这个陷阱来引她们入局啊,假装要给林玉
萧面试,然后半路再派人干掉她的!如果不成的话,还有我们最后来揪出刘绮薇
这个内应,来彻底铲除玉女书院在本会的势力!」
  「不错,但你有没有想到?林玉萧其实是我叫人派她来杀你的!我其实真正
的身份是玉女书院董事会的二当家,也就是在天仙会最大的内应!」
  「啊——!」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令柳逸菲感到一阵眩晕,她感到小腹深
处一阵强烈地抽搐,两处伤口血如泉地涌出,「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计划!」
  「不错,不过有一点却是我没有想到的,林玉萧为人居然那么狠,一进门就
给我这里来了一剑!」婷婷笑逐颜开,掩住肚脐上方。「于是我就将计就计,顺
便倒地装死,等你放松紧惕!好姐姐,这些年来,你不觉得你为人越来越小心谨
慎,不用苦肉计挨姓林的这一剑的话,我这个亲妹妹想近你的身杀掉你也不知是
何年何月啊!」
  「现在我终于得手了,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终于有了一个结果,只要你死了,
我可以对外宣称你是被玉女书院派人杀的,为了替你报仇,我势必要出头来团结
天仙会的所有力量,天仙传媒势必会被我完全掌握在手,而另一方面我将利用我
这次策划刺杀事件的成功能提高我在玉女书院董事会的影响力,逐步吞并玉女书
院的董事局,最后坐上第一把交椅。」
  「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整个天仙会都会是我一人的,玉女书院不用多说也是
我的,滨海地区的所有一切也最后会是我的了!哈哈哈——」婷婷得意而笑。
  「好姐姐,您一直都把我当成是您的第四柄飞刀,没想到我这一柄飞刀却不
太爱听她的主人话啊!」
  此时的柳逸菲,汗水已经浸透了她的脖子,美丽的脸庞却平展开来,似乎已
经忘却了痛苦。其实这时候痛苦,已经无法在脸上表现出来了……
  血水已经把她的真皮短裙浸湿了。从她雪白的两腿中间,两条血线沿着固定
的轨迹在地下形成一个红色的湖泊。她还坚强地站着,而且大腿绷地笔直!……
女人的忍痛的能力,的确很让人纳闷……
  柳逸菲身上的鲜血已湿了她双手,染红了她的雪白衬衫肚腹间部位,她的脸
色白如粉墨。想抵抗,但已无力,血已湿遍重衣。她美丽的躯体,还是那么撩人。
乳房柔软而安静。腹部上泉涌的鲜血对于一些嗜血成性的人来说,是另外一种残
酷的美……有些美的东西柳逸菲一直想留下来,永远不要消失。但是可悲的是,
这些东西马上就要湮灭,等到她想要的时候,可能再也找不到了!
  柳逸菲的人似乎一下子抽空了,由滴血的肚肠处,泄出她的生命。
                ……
  柳逸菲的声音很微弱了,但还是很清晰:「婷婷,你杀了我,没什么了不起
的,除非你能真正的不在乎,否则你也会跟着来的。」
  「婷婷,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我还有第五柄飞刀?」
  那是她吐出的最后一句话,以后她再也没有能力说话了,只翻着白眼,呼吸
似已停止,脉息也似有若无,最后一丝生命也随着鲜血,从她的体内流出。
                【完】